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客房灯 >
厨卫灯客房灯 吊灯 落地灯

这间酒店在当年是极具先锋意识的实验品——藏

时间:2019-06-20 00:28 作者:admin

  的倒计模式。说来也巧,东京这座城的现代酒店史始于1964年东京奥运。两届奥运间,东京酒店界经历了怎样的变革才达到了当下的高度?二度举办奥运,东京将选送哪些酒店新作献礼2020?

  如下将是一部史上最好读有趣的东京酒店进化史,让您在揭秘东京四代“御三家”的同时,升格为东京酒店行家/史学家,绝不再为樱花季睡哪家而烧脑。

  若问我最爱的酒店纪录片是哪部?我会不假思索地答——BBC的《Inside Claridges》和NHK纪录东京大仓饭店老楼闭馆前72小时的《别了,老字号酒店》。

  当西方世界争相为东京大仓的拆除而大声抗议时,日本人则默默化身《别了,老字号酒店》里重温年轻时自己的贵妇、重拾昔日奋斗记忆的绅士、遵照师傅旨意将桌椅摆成盛放梅花状的员工、专程来尝每天限供20份法式吐司的夫妇......于他们而言,一座建筑的谢幕如同盛放后的樱花,消逝在所难免,贵在能流淌出美妙的记忆。

  为1964年东京奥运而生的大仓无疑是日本现代酒店的鼻祖,其厉害之处在于拒绝粗暴堆砌“洋式”,而是将传统日式美学植入现代酒店的肌理。

  ▲ 竹林映衬着革新演绎的屏窗,如同一幅动态水墨画,为室内尽情输送静谧与禅意。

  ▲ 六面体吊灯、麻叶状屏窗、梅花状桌椅、钻石纹电梯门、鱼鳞式外立面......日式元素头一次以如此时髦、从容又和谐地投射在现代酒店上。

  ▲ 大仓的两个著名的告别:天皇夫妇前去大仓送别奥巴马;BV艺术总监Tomas Maier惜别大仓。

  另一间1964年东京奥运献礼酒店——新大谷更是诚意满满,除了奉上了日本第一座摩天楼外(这间和长富宫系出同门的酒店,外形像极了长城饭店)、揽入400岁高龄园林,还偏要准备到奥运开幕式前最后一刻才告开张(当年奥运开幕式是10月10日,新大谷开张则是9月1日)。

  ▲ 触角状楼身、顶置圆盘、玻璃楼身,东京最早期现代酒店之一的新大谷和北京的长城饭店有着诸多神似。

  ▲ 如今我们所见的帝国饭店完全是上世纪70年代造就的第三代帝国饭店。前两代分别缔造于19世纪末和1920s(建筑大师赖特出品)。特朗普到访缺席大仓主馆的东京时就下榻在帝国。

  大仓、新大谷和老牌的帝国饭店的存在,让“御三家”不再成为古都京都的独家(京都御三家分别为俵屋、柊家和炭屋)。由1964年东京奥运促成的东京第一场现代酒店风潮清一色地由国字号主唱。

  在经历了献礼奥运和国字号主唱的首轮酒店新建潮后,东京又在90年代迎来了第二轮新店潮。在介绍三位“二代御三家”得主前,先说说80年代泡沫经济产物——东京瑰丽。

  ▲ 北京瑰丽并非“瑰丽亚洲首秀”,瑰丽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登陆东京银座,先锋演绎了私邸风奢华酒店。

  这间彻头彻尾的泡沫经济产物,任性演绎了私邸式酒店的一切配置——入户式下客车道、隐蔽的前门、不设宴会厅、仅77间房、标配管家服务......堪称裹着当代外壳(菊竹清训操刀)的日式旅馆。玉婆伊丽莎白·泰勒、洛克菲勒家族都是这间先锋酒店的拥趸。

  尽管东京瑰丽(Hotel Seiyo Ginza by Rosewood)在311大地震后不久就因客流猛降而宣告谢幕(《华尔街日报》称之为“一个时代的终结”)。但其抛出的先锋概念终究对东京豪华酒店的进程具有指向性,并为东京第二代“御三家”的孕育做足了铺呈。

  东京的第二代“御三家”,其实借助一部奥斯卡电影+一部日剧就能全景领略其风采了。如果你懒得读这段,请回看《迷失东京》和《东京女子图鉴》。

  ▲ 《东京女子图鉴》中,和服店老板幽会女主的酒店其实就是东京第二代御三家中的椿山庄——不仅是第二代御三家中最年长的(1992年揭幕),也曾是亚洲第一间四季。

  ▲ 《东京女子图鉴》中的“惠比寿”段落,女主的时任男友借第二代御三家之一的“威斯汀”回顾了自己的童年和惠比寿的崛起。

  ▲ 索非亚·科波拉本只想借东京柏悦制造笑料,却不料自己的拍就的《迷失东京》展现了柏悦的一切优点,成了酒店的导流神器。我始终认为电梯戏的笑点不是身高差,而是从电梯壁面探出的狗头。

  亚洲首间四季(椿山庄四季)为东京带来的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奢华革命,并引入了独具一格的四季式旅居美学。

  四季刻意避开了城市喧嚣处,转而怀抱一片占地7万平方米的古典园林,形成一座大隐隐于市的都市度假村;足以装下400间房的主楼硬是把房量控制在200间上下,大幅提升了客房空间和私密度;室内布局和摆设不再遵照传统高级酒店公式化的布置法则,而是让田园风沙发、太子椅、穆拉诺水晶灯、桃花心木家俬和中式瓷器混搭,形成温情华美的私宅场景......

  ▲ 四季没有循规蹈矩地为东京增添一座方正的奥林匹克式标池,而是一座罗马浴场和植物温室的完美合体。

  这间酒店不仅引得欧美商旅人士舍弃便利的闹市酒店,转而投身这处都市庇护所。还引得大批东京人来此大婚、饮茶、宴请、避世。

  ▲ 抹茶色丝绸壁面、棋盘格大理石地面、深至脚踝的地毯、守望浴缸的壁画、和卧室等大的浴室、隔窗可见的富士山静,东京柏悦20年前缔造的先锋感直至今日依然时髦非常。

  柏悦也没有选择东京传统高贵地带,而是相中了当时处于复兴期的新宿的全新地标——丹下健三操刀的公园大厦。这间酒店颠覆性地只截取了大厦顶部14层、将客房走廊拓得比大道还宽阔、在浴室里陈列价值连城的画作、用图书馆充当访客和住客的过滤阀、地毯一踩能陷及脚踝。

  ▲ 东京柏悦运用图书馆充当过滤住客和访客的利器,这款曲径通幽的建筑手法后来成为柏悦的重要风格标识。

  东京柏悦的出现不仅在东京上空奉上了一场令人屏息的隐逸盛筵,也迅速锐化了柏悦的品牌调性和形象。

  ▲ 东京柏悦的客房走廊美若梦境,处处满铺迷人的抹茶绿、地毯一踩深及脚踝、灯光投射到地面行程一个个逗趣又光亮的圆(如明月)、还有那些超深得我心的画作。

  酒店惊艳四座10年后,一部《迷失东京》又用镜头把酒店的美记载又扩散,引得无数影迷前来柏悦朝圣,酒店也骄傲地在每位住客Check-in后慢慢道“......顶部有我们的纽约吧,那里是《迷失东京》的关键上演地......”

  宾客们也极为配合,向影片致敬的仰卧窗台照和床头浴袍Look在网上比比皆是。

  ▲ 东京柏悦确实是美的,但《迷失东京》绝对是功不可没的,一部电影能让剧情和酒店如此相得益彰,绝对算得上空前绝后了。感谢酒店时任总经理Malcolm Thompson的挺住了一切阻力和压力,执意让影片在柏悦拍摄,成就了史上电影与酒店最美妙的联姻。这位曾为演员的酒店GM的丰功伟绩会在下文再续。

  尽管东京柏悦在1994年散发的光环至今依旧,但东京酒店还是在2005年前后进入了又一轮高潮。

  ▲ 为东京第三代酒店潮打头阵的是丸之内四季和君悦,两者分别预演了3.0时代的两大主旋律“当代设计风”和“综合体酒店”。

  为这轮新开潮预热的是2002年10月揭幕的丸之内四季和2003年5月入驻六本木的君悦。前者试验了四季酝酿已久的当代风格(早早启用了当今炙手可热的设计组合亚布),后者则开创了东京综合体酒店之先河。

  随后,向来国牌至上的东京在一夜间集齐了文华东方、丽思卡尔顿、康莱德、香格里拉等一杆洋牌,且无不化身综合体组成部分或高居地标建筑顶部。

  ▲ 狮王丽思卡尔顿在东京的选址是六本木新兴综合体——东京中城的主塔顶部。

  3.0时代唯一“出列”的项目是半岛,半岛可绝不满足于等到城中最好的位置,半岛酒店的营造美学包括“绝不与别家共享建筑”。于是,就有了这座每晚点亮皇居、丸之内和银座的灯笼造型建筑。

  半岛永远不会让自己红极一时,而是让自己成为永恒。整座酒店毫无急于出挑的意图,只是用敦实的蜜色大理石和通透的玻璃沉稳地勾勒酒店外形,他们将花火大会盛放的烟火凝固成大堂上空的吊灯、将樱花和红枫化身室内的时令花艺、用切割宝石的技法雕琢楼梯、派古董劳斯莱斯接载新人、请90位艺术家创作近千件艺术作品(有的只是为了让人从建筑外部欣赏到)......

  ▲ 半岛直接把樱花和焰火请进大堂供宾客鉴赏,在展现天马行空创意的同时也展露其无所不能。

  ▲ 半岛还借东京半岛预设了其配置新高,让起居空间、独立化妆和衣帽间成为所有客房标配。后来诞生的半岛都以东京半岛为范本营造。

  ▲ 东京半岛的空前成功除了归功无可挑剔的硬件外,还少不了当年执意让《迷失东京》在柏悦拍摄的GM-Malcolm Thompson先生的保驾护航。早想隐退的他为了东京半岛的揭幕而再度出山,一直奋战到2015年末光荣退休,上图为Malcolm在告别晚会上将东京半岛GM接力棒传给了继任者Sonja Vodusek。

  这一轮风潮休止时,人们将半岛、文华和丽思戏称为东京酒店3.0时代的御三家。各位看官有否不同意见?

  揭幕4.0时代的依旧有凯悦,不过凯悦家族此次委派的代表是俏皮又沉迷当地的安达仕。这间位于虎之门之丘塔顶的精品酒店为4.0时代设定了基调——为在地感而设计、城中隐逸。

  ▲ 尽管东京安达仕有一大部分建设费进了设计师季裕棠的口袋,但这间酒店最让宾客欣然买单的似乎是东京塔景。

  当然,老店新开势力也不容小视,仅2012年一年就有东京站和皇宫饭店两间重磅老店回归。

  ▲ 依傍皇居护城河而居的皇宫饭店是“推倒重来”派的典范,其华丽回归也让人毫不担心大仓的孽火重生。

  这之后,在东京奉上的酒店新作愈加重磅——安缦和虹夕诺雅。两者都是品牌真正意义上的城市首秀、都选址在大手町、都主打都市归隐牌、客房数还都是84间、房价都逼近10W日元大关(曾有德高望重的前辈感叹,这么惊艳的房价难不成要在客房里种樱花树?)。

  除了这些共性外,两者也没忘记各显神通。安缦用一片森林掩住酒店入口的同时,又力邀Kerry Hill出马,让宾客得以在东京上空赏鉴枯山水园林。

  虹夕诺雅除了在东京都重现传统日式旅馆场景外,还在大手町地下1500米处挖到了真温泉,让宾客有幸在东京上空体验露天风吕。

  当安缦和虹夕诺雅要被保送第四代御三家资格之时,国牌“王子”奉上了自带日式庭院、风格更正的日式旅馆——高轮花香路,欲在4.0时代获“御三家”封号。

  ▲ 推倒重来的大仓将迎来两座玻璃高塔和一片都市绿洲,从效果图可见,塔楼低区将用大批自带阳台的客房与绿洲交互。

  但王子的杰作终究生在了竞争最激烈的献礼奥运期。大仓将主馆推倒重来、四季试图用自己的新分号抢占较安缦更优的皇居观景席、朗廷则将用一座外形炫酷又雅致的塔楼点亮六本木(我手里握着效果图,个人爱到不行,但很可惜暂不能在此分享)。

  ▲ 全新的东京四季将进驻皇居护城河畔一组玻璃塔楼顶部,190间客房将高居大厦34-38层,39层将设景观无敌的屋顶露台。

  特朗普访日时,美国总统的“东京白宫”——大仓主馆已经推倒,所以,老川一行转移至御三家的另一成员——帝国饭店。始建于19世纪末的帝国饭店历经三次变革,最出名的那次莫过于1920s-1960s、由赖特打造的建筑外壳。

  尽管如今所见的是上世纪70年代后的产物,但赖特的印迹依然随处可见。酒店几年前还发现了一个玛丽莲梦露遗留的旅行箱,里边还有一瓶Chanel No.5。别以为历史酒店与孩子绝缘,酒店的孩童大使是Snoopy。不过其主人正密谋将其第三次推倒。

  这间酒店藏身东京最美的建筑——东京站。一些客房朝向车展内部的穹顶、另一些拥有独特的复式格局。当年,松本清张、川端康成等文人都爱来此下榻寻找创作灵感。

  这间推倒重建的老牌酒店是我在东京的新宠,我的29岁生日就在此度过。酒店位置紧邻皇居、格调很柏悦、价格仅安缦1/3-1/2。

  住这里请订第二等以上房型,会有硕大的直面皇宫外苑的阳台迎接你。皇居的护城河似乎专为酒店而生,酒店的步行路径和早餐台都沿着护城河而设。

  这间在东京现代酒店的开篇之作,不仅是乔帮主的最爱,还因紧邻美国大使馆而成为美国总统的指定行宫。

  刚好长酒店一岁的戴安娜王妃也曾下榻于此。而同样命运坎坷、但拥有倾国倾城美貌的美人格蕾丝·凯莉也将此征为行宫。

  这座为1964年东京奥运而缔造的酒店在东京在度获得奥运主办权后不久即宣布推到重建,一时激起了西方世界的强烈反对,《Monocle》、BV无不为挽留这座艺术瑰宝而发起了“拯救大仓运动”。但未能说服大仓用两座玻璃塔楼代替原主馆的心思。

  ▲ 被“连根拔起”的大仓主馆。与其相邻的带泳池的华邸是美国大使官邸,泳池背后的建筑则是大名鼎鼎的怀石料理食府——松川的所在。

  ▲ 原大仓主馆将由两座玻璃高塔取代,全新的大仓饭店将占据整座中层塔楼和高塔高区。目前工程进展顺利,块状玻璃塔身已从原址上拔地而起。

  ▲ 大仓饭店原创作者谷口吉郎之子谷口吉生也加入到新馆的创作中。大仓忠粉将欣慰地看到,原精髓将全数重现新馆。

  这间东京御三家第一代成员是标准的奥运献礼之作。刚好开业于1964年奥运开幕前一个月。酒店体量惊人,拥有上千间客房和完胜度假村的园林和泳池。

  尽管已不复存在,但这间由泡沫经济孕育的奢华酒店,为东京带去的奢华启蒙绝对意义深远。伊丽莎白·泰勒和洛克菲勒家族都是其忠实房客。强烈呼吁转由郑志雯统治的瑰丽重归东京。

  《东京女子图鉴》中,和服店老板为女主选取的幽会据点正是这间酒店(你们都应该记得和服店老板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告别场景)。这里曾是亚洲第一间四季,也是东京第二代御三家成员。四季昔日的优雅风范(并非当下盛行的当代四季风)依然弥漫全馆。

  东京柏悦始终是我最爱的城中国际连号,实物比《迷失东京》里描绘的还美100倍,其三个错落有致的金字塔顶下分别是推进剧情发展的3个重点场景——纽约吧、泳池、空中大堂。你还会发觉,北京柏悦有超多向其致敬的笔触。

  酒店的员工颜值更是让人喜出望外,1米7以上的美女和1米85以上的奥巴比比皆是。我某位花痴日本帅哥的好友深夜独自归店时,在门前遇到了6位奥巴一字排开的迎接阵势,其中一位还殷勤地护送她上楼。不过这间柏悦更大的攻绩是——锐化了柏悦的调性。

  这是全世界最不正常的都市版四季,只有57间房。这间酒店在当年是极具先锋意识的实验品——藏身玻璃办公楼的底部、客房数稀少、动用亚布描绘极简的室内场景。这间当年理念超前的概念酒店已成如今四季酒店的营造范本。

  这是东京最繁忙的酒店之一 ,尽管酒店第一眼有些正常,可顶层一点也不平凡——顶部的总统套房自带户外屋顶恒温泳池,应该是全东京唯一配备私家泳池的客房。

  如果他家有泳池,这绝对是全东京我最喜欢的酒店。不过他家的客房绝对是全城我最爱。无论地板、灯罩、靠垫套,所有的用材都美爆了,浴室在蒸汽弥漫时迷人极了,完全忘记自己身处东京核心地带。

  整间酒店的设计主题是森林,底部Drop-off的流水象征灌溉,空中大堂象征树顶。在天桥式的接待区办入住,太神清气爽了。

  有亲友在入住她家时发现隔壁住的是赵薇,另外据说MO代言人林志玲在东京其实是半岛控。半岛现身前,东京已经许久没出现独占一座建筑的奢华酒店了。半岛集团也透过这间东京分号树立了一系列半岛新标——比如所有客房都标配起居区和独立化妆间。

  记得世博那年,曹可凡去日本访谈了福田康夫、栗原小卷、黑木瞳在内的一杆名人,他们无不去曹可凡挑的地儿出镜。唯独中田英寿执意自掏腰包开了一间总套接受专访,现在回看节目,我一眼认出此房此景出自丽思,并认同砸钱换此背景砸得值。

  大把好莱坞明星赴日宣传新片都指定住此,还有好友入住时在行政廊撞到了王菲。酒店刚经历了一场空前翻修,昂贵至极的日本国宝级美布——细针织是所有客房的标配饰物。

  这大概是亚洲最精品的香格里拉了,仅200间客房,抢占了绝佳的位置(连通东京站,可以让行李员直接去月台把你从新干线上下接下来)。

  整间酒店被温暖的光晕和数万颗水晶(连电梯扶杆都塞满水晶)守护得宛若宁静的小岛,全世界长得最好看的CP-Olivia Palermo和Johannes Huebl就曾下榻于此。但最让我惊艳的是他们大气到把价值连城的山水画直接陈列在入口的玻璃墙里供路人欣赏,另日餐厅的银杏叶艺术品让人心醉。

  感觉近来身边去东京的好友10个有8个要订他家,而且点名住铁塔房。这家的铁塔景确实一绝,尽管我自己偏好住湾景房。季裕棠的设计也可圈可点,尤其爱顶楼的酒吧和Spa的玻璃屋。

  很有幸成为安缦东京史上的第一位访客(当时酒店尚未完工,很多部位尚铺着塑料纸)。这间安缦并不及预想的出挑,但绝对是一处称职且零差错的都市庇护所,很适合贝克汉姆这类与世无争的金字塔尖人士。

  和安缦东京同属一区、房间数相同、房价齐高的虹夕诺雅是个十足的革新派:客房的灯光明暗按钮以月的圆缺表示;榻榻米满铺室内每个角落,连电梯也不放过;顶楼还配有真温泉馆,甚至还在东京上空实现了露天风吕。

  对于如何为Ivanka Trump庆生,首相安倍征集了很多方案,但最终翻了虹夕诺雅的牌子。毕竟这里足够忠于日本传统,但又足够革新。

  东京又将重归被四季下双黄的都市。为了在第四代御三家甄选中胜算更大,新四季选择和另两大种子选手——安缦和虹夕诺雅齐聚大手町。尽管四季选取的玻璃塔楼和安缦等高——都是200米。但四季占据了紧贴皇居护城河的地带,景观优势更突出的同时,还会遮挡安缦的部分视野。

  ▲ 四季将占据这个SOM事务所操刀的双塔项目的B栋顶部6层,190间客房一律位于34-38层高空,风格将是传统与当代的完美合体。

  为了确保最佳发挥,朗廷并不急于在东京奥运前奉上自己的分号。从我看到的尚不能扩散的六本木朗廷效果图上,我看到了一座以传统日式座灯为灵感、构造极为巧妙、画风极尽先锋的塔楼,这绝对将成为全东京最迷人的现代建筑。我期待尽快将此图在此首发(内心再也忍不住了)。

  而东京的酒店进化史还在续写,近期将登陆东京的酒店还包括两间EDITION。你的后续东京之旅,将征用哪些新老酒店作行宫呢?

上一篇:【聚焦“放管服”改革 曝光“怕慢假庸散”】九

下一篇:如锈斑、黑色油污等